399供求信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际动态 » 正文

“抠”出来的理想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2-07  浏览次数:3
核心提示:刚刚过去的广州车展上,传统势力在高端新能源领域用着令人目不暇接的故事让人大呼:传统车企全面打响反击战

刚刚过去的广州车展上,传统势力在高端新能源领域用着令人目不暇接的故事让人大呼:传统车企全面打响反击战,时代就此重新划分。

新旧之间的界限已经愈发模糊,传统势力找到了全新的讲述方式,新势力也蜕变出沉稳的发展姿态。

对于新势力而言,风波过后,它们没有了初来乍到时的慌张与忐忑,即便是面对传统车企这般轰轰烈烈的转型浪潮,它们也不再需要用天马行空的概念来粉饰自己,而是将视角转向了更为现实的战略落地、改善经营等层面,这其中,一向务实的理想便成为了代表性角色。

“抠”出来的财报

是的,如何丰富产品矩阵、解决产能焦虑、完善服务体系是理想当前着重考虑的核心问题,而企业的经营状态则直接反映了这些系统性问题的解决程度。

而就在近期,在蔚来、小鹏之后,理想也正式公布了自身的Q3财报。从财务状况来看,如果说,蔚来的未来是“烧”出来的,那李想的理想就是“抠”出来的。

众所周知的是,理想ONE(参数丨图片)一直不缺订单,可在毫米波雷达芯片供应短缺以及自身产能受限的双重影响下,理想ONE的交付饱受困扰,期间甚至推出了颇受争议的“先交付后补装雷达”的交付方案,一度将理想推向风口浪尖。

但即便理想ONE一直未能完成“破万”的夙愿,但从总体的交付量来看,依然是值得欣慰的。财报显示,第三季度,理想ONE的交付量为25,116辆,同比增长了190%,环比增长了42.9%。并且,随着全球供应链短缺缓解,理想扩充工厂产能完成,理想的产能将进一步实现“松绑”。

理想ONE这般交付表现直接为理想带来了73.9亿元人民币(11.5亿美元)的汽车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199.7%,环比增加了50.6%。相应的,理想的总营收也来到77.8亿元,同比增长209.7%,环比增加54.3%。

在李想的短期预期中,第四季度公司预计车辆交付量将同比增长107.4%至121.2%,达到30000至32000辆。从10月份的新车交付情况来看,那也就意味着接下来两个月的时间里,理想ONE的交付量将正式破万,达到12,000辆左右,创下历史新高。收入总额也将达到88.2亿元至94.1亿元(14.6亿美元),较2020年第四季度增长112.7%至126.9%。

与此同时,理想Q3的汽车销售毛利率达到21.1%,而2020年Q3为19.8%,2021年Q2为18.7%。加上Q3新能源汽车积分销售的2亿元进一步推动,理想的毛利率达到23.3%,直接带来了21.7亿元的经营现金流。

需要注意的是,理想Q3毛利率水平高于蔚来同期的20.3%,更是远超小鹏同期的13.6%。一直以来,尽管蔚来在单车售价上遥遥领先,汽车销售收入一马当先,但是其整体的运营成本也相应较高,搭建换电补能体系、拓展服务深度等业务都使得蔚来承受着高昂的运作成本,加上Q3金融补贴增加以及产品迭代速度加快等影响,进一步拉低了蔚来的整体高利率水平。

虽然理想的平均售价较蔚来低了10多万元,但是理想当前的运营服务成本较低,增程式的技术路线也不用直面令人头疼的补能问题,为理想毛利率逆势提升奠定了基础,而新款理想ONE同时提高配置和销售价格的策略也是理想在芯片影响和成本扰动下的制胜之道—消费者感知到更高的性价比的同时理想也收获了更高的毛利率。

由此可以看出,理想不仅在运营成本上有着较强的控制能力,在供应链体系的整合上也保持着一贯高水准。

盈利?还早呢

在“精打细算”之下,理想Q3的净亏损进一步缩小至2150万元(330万美元),同比减少了79.9%,环比减少90.9%。

在头部新势力中,理想在控制亏损上一直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事实上,目前也确实只有理想一家在去年第四季度短暂地实现了净利润转正,而在Q3内,小鹏的净亏损与理想的净亏损差距甚至达到了一年来的最大值。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理想距离实现盈利仅一步之遥呢?非也。从短期来看,依靠着高效的成本控制能力以及精准的单车产品策略,理想的确可以快速将亏损控制在较低的范围以内,但这在某些程度上也消耗掉了部分未来的发展机遇。

因为相较于蔚来猛攻服务体系,小鹏专注研发投入(本季度研发费用首次超越蔚来),理想在研发支出和销售费用都是最少的。财报中,理想Q3的研发费用仅为8.885亿元(1.379亿美元),这也是理想与小鹏净亏损差距达到全年最大值的直接原因。

按照李想的产品规划,其将在明年推出基于X平台打造的一款全尺寸豪华增程式电动SUV,可外界万众期待的纯电车型要到2023年才会推出。

不可否认,理想“精打细算”的经营模式在阶段性中是成功且有效的,但是纯电车型迟迟未能布局,三电核心技术中除BMS之外几乎没有自研,AD辅助驾驶系统也远谈不上先进,为了补足研发短板,理想的后期加大投入将不可避免。

今日,何小鹏在朋友圈写下这段话:“在我心目中,高质量(不是品质)远比高数量重要。也许用个不严谨的算法来计算,智能汽车的质量=数量*价格*智能指数(越智能越自研越高)*新能源指数(电动最高,普通混动最低)*全球化指数(牛的企业没有道理海外不牛)。因此,从高质量来看,当前蔚来肯定还是绝对的第一,当然我们俩也不远。当前大家都你追我赶,差异化创新,是很开心的事情。”

或许,何小鹏的观点恰恰迎合了资本市场或者说部分人对于理想的看法,理想的经营质量缺乏智能化、纯电车型、全球化程度等因素的支撑。在财报中,理想的研发投入也未能在这些领域释放出足够的积极信号,这也使得其在资本市场中无法得到充分认可。在财报发出之后,尽管理想盘前涨超6%,市值达到356.13亿,但是它依然是三家头部势力中估值最少的。

若想实现真正盈利,挡在理想面前的又何止是研发制造投入。目前,理想正在加速渠道的扩张,10月底,理想拥有162家门店,覆盖86个城市,到年底其将扩充到200家,在渠道能力进一步提升的同时,销售费用也将随之增加。

并且,随着纯电车型的布局,蔚来、小鹏此前遇到的系统问题,理想也都会有所经历,渠道能力的补足,服务体系的建构、补能机制的完善等等一系列理想初期尽力规避的问题都将一并涌现。

不过好在,为了即将到来的层层挑战,理想为自己准备了不少“存粮”。财报显示,理想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定期存款及短期投资总额达到人民币488.3亿元(75.8亿美元),而蔚来与小鹏的储备分别是469.6亿元、453.6亿元。

按照何小鹏所说,在造车新势力的竞争格局进入‘战国时代’后,每家公司都在致力于储备更多‘粮草’。新造车企业在发展初期(0~1阶段)需要约200亿元,企业在长远的发展阶段(1~100阶段)则需要超300亿元。如此说来,理想手中“弹药”充足,接下来就看它如何摆脱“总是落后一步”的被动局面了。

至于钱究竟怎么花?理想汽车首席财务官李铁有着自己的算盘,“完成超额配售的双重主要上市,筹集超过130亿港元,为未来的增长进一步加强资金基础。我们将再接再厉,持续业务扩张,并继续专注研发,继续推动电动化、智能座舱及智能驾驶的技术进步。”


安徽蓝云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http://ahlyhb.cn/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